天龙八部

欢迎来到天龙八部 网站地图 sitemap
天龙八部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reshteck.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建议电视剧插广告
天龙八部建议电视剧插广告
2021/03/30 来源:天龙八部
    贺天涯出现了。

    不请自来。

    看到自己的堂兄弟露面,白秦川也明显有些意外。

    事实上,这哥俩的见面机会极少,感情并没有多深……如果让白秦川自己来在苏锐和贺天涯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说不定还会更倾向于苏锐呢。

    “嘿,我刚刚听说这里有聚会,于是就过来了。”贺天涯说着,便大大方方的落座了:“你们不会不欢迎我吧?”

    许久不见,这位白克清的公子似乎是显得更加清瘦了一些,也许是由于手术成功的缘故,他的精神头儿也算是相当不错。

    相比较之前那锋芒毕露的样子,贺天涯的身上少了些许的锐利,多了一些内敛与成熟。

    “那倒不至于不欢迎……”

    白秦川说道,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苏锐就把话头接了过去:“其实是挺不欢迎的。”

    直截了当。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欢迎就是不欢迎,老子只想吃饭吃得舒心,何必为了面子要跟你客客气气?

    于是,贺天涯也咳嗽了起来。

    白秦川见到堂兄弟被苏锐这样直接地怼过来,心里面竟然还有些暗爽。

    “那我来介绍一下……”白秦川打了一下岔:“天涯,你还不认识吧,这位是张家的斐然姐,现在……”

    “认识。”贺天涯直接说道:“我刚从米国回来的时候,就约斐然姐吃了个饭,想谈一些合作的事情,只是没谈成罢了。”

    白秦川觉得自己一鼻子都是灰,闷头喝了一口酒。

    贺天涯主动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半杯,闻了闻气味,说道:“好酒。”

    “废话。”白秦川没好气地说道:“这瓶酒的价格,抵得上我以前一年的工资。”

    “哦?现在终于不端着你那个铁饭碗了?”贺天涯微笑着问道,语气里都是嘲讽的味道。

    这个家伙的颜值相当可以,他那唇角微微翘起的样子,颇有一点邪魅的感觉。

    “有那层身份束缚着,我做很多事情都不太方便,干脆辞职离开了。”白秦川着实不想回答贺天涯这个问题,但是为了饭局的整体气氛,他又选择了忍气吞声。

    白秦川之前一直在首都发改委工作,每天低调的不得了,其实白家本来想让他走仕途之路,在前期多积累一些资源,不过到了后来,白家的前途急转直下,白秦川在这条道路上已经不可能有什么光明的未来了,于是干脆辞职出来,反倒轻松一些。

    其实,依着白秦川之前的行事风格,他在机关里面的表现也挺咸鱼的。从来都不是干劲十足的样子,但也不犯什么错,顶多是无功无过。

    看着贺天涯,白秦川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和锐哥的这次聚会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就连餐厅都是我亲自打电话订的,你又是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

    其实,白秦川非常看重这次和苏锐的碰面,这关乎他日后的走向,这顿饭极有可能成为他未来几年的转折点。

    没错,在很多事情上,白秦川一直都是苟着的,看起来不争不抢的,但是他

    的内心深处对权力始终不曾淡漠过。

    哪怕短暂的换成白凌川等人掌管白家的大权,可这在白秦川看来,也都是自己主动让出来的,自己若是不给,他们根本没资格抢。

    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白秦川想要搞垮白凌川的话,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到后期再发力也完全来得及。

    白秦川其实想要借着这顿饭,仔细的看一看苏锐对白家是什么样的态度,然后再决定自己的道路。

    毕竟……他曾经做过一些极为危险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暴露出来的。

    当然,这些所谓的危险的事情,也给他未来在某些方面的行事打下了一个非常扎实的基础。

    现在,和苏锐面对面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白秦川就已经能够判断出来,苏锐并不知道某些事情。

    于是,本来挺愉快的聊天,本来极有可能改善双方关系的饭局,被贺天涯这么强行的插了一杠子……几乎给搅黄了一半。

    听到了白秦川的问话,张斐然也把筷子给放下来了。

    她对这个问题也极感兴趣。

    本来是一场双方单线联系之后就决定的聚餐,怎么就能让贺天涯知道了呢?

    除了苏锐之外,张斐然并没有把这次吃饭的时间地点告诉过第三人。

    贺天涯还没回答呢,白秦川就又补充了一句:“还有,这次虽然是我预定了餐厅,但是餐厅经理也不知道来吃饭的究竟是谁,你是怎么知道的?千万别告诉我,你监听了我的电话。”

    这饭局还没正式开始呢,就已经变得有点火药味儿了。

    说不定接下去就会是剑拔弩张的结局了。

    “我对监听你的电话可没有任何的兴趣。”贺天涯说道:“当然,我更没有收买你的司机。”

    这句话让白秦川的眉头皱了皱:“你收买了也没用,我的司机也不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

    “好吧,那么在这件事情上,我好像不得不坦白了。”贺天涯微笑着说道:“其实很简单,我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面,也想和苏锐吃顿饭,咱们有着同样的目的。”

    白秦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眼睛里面满是不快:“所以你就跟踪了我?”

    贺天涯伸出了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个剪刀手:“跟了两天。”

    这笑容无比灿烂。

    可是,他笑得越开心,白秦川的心里面就越不爽。

    他又不没有学过反侦察,根本不可能意识到,自己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无论去哪里,都有一双眼睛从背后盯着!

    “咱们俩是堂兄弟,你要是想来蹭饭,我不可能不带着你,一个电话就能够挑明的事情,何必用如此不愉快的方式呢?”白秦川很不爽地说道。

    他的面色已经冷了下来。

    在手术之后,贺天涯看起来还是如此的骄纵,当然,这才更像他。

    “我并不会在意你怎么想。”贺天涯说道。

    “你的身体好点了吗?”苏锐问向贺天涯。

    “手术很成功,算是把身体里面的定时炸弹给清除掉了。”贺天涯说道:“

    当然,这也证明,我是个很怕死的人。”

    “我可从来不认为,一个能够徒手攀登酋长岩的人,会怕死。”苏锐说道。

    在网上有一些不戴任何安全护具、徒手攀登酋长岩的视频,哪怕是隔着屏幕围观,都让人觉得双腿发软,然而,这么疯狂的事情,贺天涯竟然也干过。

    关键是,他还成功了。

    张斐然还是第一次听说贺天涯的这段经历,不禁很是有些意外。

    曾经在米国读书工作的她,对于酋长岩自然是有过相当的了解,此时,张斐然看着贺天涯,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对这个男人做出评判了。

    “不,这是两回事,在徒手攀登酋长岩之前,我曾经戴着安全措施爬了一百多次。”贺天涯说道:“到后来,我闭着眼睛都知道所有的落脚点在哪里,我知道每一步该用怎样的发力动作,哪怕只是徒手,所有的一切也都在我的掌控之内。”

    停顿了一下,他话锋一转:“但是,这次的病,却让我有种失控的感觉。”

    “所以呢?在这场病之后,你看透人生了吗?”白秦川问道。

    贺天涯看了看自己的堂兄弟,微微一笑,说道:“插嘴可不是个好习惯。”

    “我从来不喜欢插嘴。”白秦川闷声闷气的回答。

    明明是他主导的饭局,结果贺天涯在来了之后,却抢走了所有的风头,这换做任何人都会觉得很不爽啊。

    “其实,秦川所问的这个问题,也是我想问的。”苏锐的胳膊肘撑着桌面,身体微微前倾,保持着一个隐隐施加压迫力的姿势,说道:“你看透人生了吗?”

    “看透了,这辈子,健康第一,其他都可以排在后面。”贺天涯说道。

    “感觉这像是一句废话。”白秦川夹了个花生米,扔进嘴里,使劲嚼着。

    感觉他像是要把贺天涯给嚼碎一样。

    “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这表现还挺萌的?”贺天涯直截了当的说道。

    唉,他从头到尾也没喊白秦川一声“哥”。

    白秦川又被呛着了。

    苏锐笑了笑:“我感觉,在这里看你们斗嘴,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没想到白家兄弟还有这一面。”

    贺天涯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姓贺。”

    “你不承认自己是白家人?”白秦川立刻抓住了对方话语里的漏洞,“你这话要是被爷爷听到,他会很寒心的。”

    “我承认那是我爷爷,和我承认我是不是白家人,这是一码事吗?”贺天涯毫不客气地说道:“我本来就不喜欢白家,否则也不会在国外呆那么多年了,”

    “不喜欢归不喜欢,但是我并不希望你用这种方式说出来。”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听了这话,之前一直不爽的白秦川一下子乐了:“三叔来了啊。”

    贺天涯那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发苦的神色,他竟然难得地小声抱怨一句:“不该来的都来了。”

    苏锐站起身来。

    两个身影先后从餐厅门口走了进来。

    苏意,白克清。

      <code id='f6270'></code><style id='d5000'></style>
    • <acronym id='aad15'></acronym>
      <center id='e6ece'><center id='9b8d3'><tfoot id='a58d7'></tfoot></center><abbr id='05ee8'><dir id='9ba42'><tfoot id='5495f'></tfoot><noframes id='7cb3e'>

    • <optgroup id='5ab5f'><strike id='3b7ac'><sup id='bce57'></sup></strike><code id='85341'></code></optgroup>
        1. <b id='5c247'><label id='cdc73'><select id='83d76'><dt id='6dbe0'><span id='a6e3d'></span></dt></select></label></b><u id='197de'></u>
          <i id='a929a'><strike id='abe1e'><tt id='74b21'><pre id='c262a'></pre></tt></strike></i>

              <code id='0c09d'></code><style id='3cf1c'></style>
            • <acronym id='1dc44'></acronym>
              <center id='62ccd'><center id='1398c'><tfoot id='96b5c'></tfoot></center><abbr id='a169f'><dir id='79d3c'><tfoot id='b77f0'></tfoot><noframes id='0aba6'>

            • <optgroup id='3889a'><strike id='f9778'><sup id='695f5'></sup></strike><code id='ce50a'></code></optgroup>
                1. <b id='d77e3'><label id='deb5c'><select id='10143'><dt id='c6044'><span id='a5e06'></span></dt></select></label></b><u id='e59a7'></u>
                  <i id='a9325'><strike id='31c37'><tt id='797a4'><pre id='88539'></pre></tt></strike></i>

                      <code id='e6668'></code><style id='e545f'></style>
                    • <acronym id='7f391'></acronym>
                      <center id='193a7'><center id='24c9b'><tfoot id='b2a38'></tfoot></center><abbr id='19cc7'><dir id='6a77b'><tfoot id='6e454'></tfoot><noframes id='47f44'>

                    • <optgroup id='c1cda'><strike id='e20ba'><sup id='3141c'></sup></strike><code id='66057'></code></optgroup>
                        1. <b id='8a0cf'><label id='a4500'><select id='38df4'><dt id='d8652'><span id='74e7e'></span></dt></select></label></b><u id='61515'></u>
                          <i id='12756'><strike id='ec915'><tt id='c5719'><pre id='3d0d8'></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