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

欢迎来到天龙八部 网站地图 sitemap
天龙八部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reshteck.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建议电视剧插广告
天龙八部建议电视剧插广告
2021/03/30 来源:天龙八部
    维新体育场里。

    之前吵吵嚷嚷,只有音响在播放着海明威的钢琴曲。

    数万人兴奋地交谈着,有人吹着口哨,有人只顾低头撩妹。

    时间来到8点。

    然后突然,“咔嚓”一声,全场的灯光一同暗了下去,钢琴曲也停止播放。

    大家心知,戏肉到了。

    黑暗中,忽然有音乐响起。

    吉他声,贝斯声,鼓声,初时平淡,然后不断递进。

    而听众们的心也跟着越拔越高,越拔越高。

    “菊花古剑,和酒。”

    仅仅唱了这一句,观众们就觉得心都要炸裂了,不少人难以抑制地站了起来,在黑暗中挥舞手臂。

    而当唱到“风,吹不散长恨。”

    “花,染不透乡愁。”

    “雪,映不出山河。”

    “月,圆不了古梦。”

    忽然一束灯打在舞台中央。

    彭斯璋低头,手里弹着电吉他,对着话筒,虽然面孔被面具遮挡,但是谁都能感觉到他显得有些癫狂。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今宵酒醒无梦!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这一声是唱破了音,但是满场都是叫好。

    与行者乐队的演出相比,鬼脸乐队的演出别有一番风味!

    而且,这阵子经过科普,很多人都知道了,其实鬼脸乐队才是“梦回唐朝”的原唱,只是后来林可将歌半卖半送给了行者乐队,才让这首歌成为行者乐队的代表作之一。

    尽管在黑暗中,但是当大家的目光适应了黑暗后,还是能看到舞台上的几个身影。

    正在唱歌的,无疑就是彭斯璋,他的声音极具特色。

    其余几个人分开站立,音乐在黑暗中奔涌。

    鬼脸乐队,酷帅地亮相!

    ……

    现场最激动的,要属一群特殊的歌迷。

    他们的座位大多是分散的,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组织。

    他们的年龄,大部分是30岁以上。

    他们基本都已成家,不再年少轻狂。

    可他们始终记得,在自己年少轻狂的岁月里,有一支以“鬼脸”为名的乐队,陪伴他们走过了那漫长又短暂的青春年华。

    鬼脸乐队,容纳了他们的喜怒哀乐,见证了他们敏感、倔强、叛逆的少年心思,逐渐变得成熟,变得包容。

    在摇滚的节奏里,他们宣泄了自己的愤怒、不满、迷惘和伤痛,然后成长出一个更健康的人格。

    在“老男孩”进行宣传,抛出“这是鬼脸乐队的故事改编”这个新闻后,他们就一直关注着。

    他们通过网络,通过电话,通过几个共同的朋友,找回了许多以前的伙伴。

    他们加入群,加入论坛,在工作之余,在陪伴家人之余,兴奋地谈论着。

    谈论着乐队,也谈论着当年。

    当电影上线后,他们也是第一批去购买观看的人。

    此时他们的目光里,充满回忆,他们被音乐带回那些充满荷尔蒙、青春骚动的日子里。

    沉醉。

    ……

    在唱完“梦回唐朝”后,乐队没有继续表演。

    而是停下来和歌迷们打招呼。

    “现场的歌迷朋友们,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鬼脸乐队正在为您呈上一顿音乐的饕餮盛宴,”彭斯璋摘下鬼脸面具,笑着说,“我是彭斯璋,鬼脸乐队的主唱。”

    “FormerVoal。”董文宾吐槽了一句。

    “董乒乓!~”现场的歌迷立刻兴奋地喊道。

    通过“老男孩”这部电影,董文宾也收获了不少粉丝。

    即使戴着面具,他的体型也是很容易被辨认的。

    “大家耗,我使董翁兵!”董文宾故意用俗称的“鬼佬腔”华语向大家打招呼,这又引来一阵欢呼。

    对于一般人来说,一个纯血老外说华语带来的兴奋感>外籍华裔说华语>你身边的普通国人说华语。

    杜采歌也向大家挥挥手,灯光给到他后,他没有摘面具,但是装哔地说了一句:“大家好,我是海明威,也曾经用过‘林可’这个名字。你可能不认识我,但你肯定听过我写的歌。只要是大华国人,就一定听过我的歌。没听过的话,那你肯定就不是大华国人。”

    这话太装哔了……但是让人无法反驳。

    许多歌迷面面相觑,想说点什么,但是发现不知说什么为好。

    有人呢很想讽刺一句,但杜采歌说得真的没错啊。

    没有听过海明威写的歌的人,要么呢,就不是大华国人。

    要么呢,大概就是聋哑人了。

    而有杜采歌的粉丝本来想表扬他的,但是他自己都已经这么装了,突然就感觉不想表扬他了,怕他骄傲。

    另外,这是杜采歌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明确承认“林可”是他过去的马甲。

    最后邹国勇摘下面具,大大方方地打了个招呼:“大家好,我是贝斯手邹国勇。在这里我要请大家不要把现实和电影混为一谈,电影里,林河说过,周国瑞很喜欢秀,其实现实里我不是那么爱秀的人啊,那是电影,是假的!”

    解释完,他笑呵呵地重新戴上面具。

    彭斯璋接过话头:“我知道你们有不少人是冲着段晓晨来的。现在估计还有人心里在想,你一个补位歌手,站这儿做什么呢?赶紧下去,让段晓晨上来啊!”

    “哈哈!”歌迷们大笑了起来。

    “我就不下去,”彭斯璋说,“今天演唱会的第一部分呢,是回馈老歌迷,那些很多年前就开始支持我们鬼脸乐队的歌迷。话说老歌迷都在哪儿呢?挥动你们的手臂让我看到!”

    开演唱会,调动歌迷情绪这种事,彭斯璋是早已驾轻就熟。

    体育场里爆发出一阵哄笑,然后前前后后有一千条左右的胳膊举了起来,稀稀疏疏。

    “才这么点啊?老歌迷们不给力啊。”彭斯璋吐槽说。

    其实鬼脸乐队的老歌迷,怎么着也得有大几万人。

    否则也没法在魔都这样一个有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里留下一段都市传说。

    只不过,门票真不是那么容易抢的。

    “行了,人少点就少点吧,接下来的这几首歌,都是唱给你们听的。其他的新歌迷,你们有福了,让你们看看哥以前玩乐队的时候有多酷!”

    杜采歌终于一副忍无可忍的样子:“够了啊王章,这是演唱会还是脱口秀啊?”

    而邹国勇则开始弹起了贝斯。

    熟悉的旋律立刻抓住了歌迷们的耳朵。

    “光辉岁月!”有歌迷叫道。

    这同样是林可搬运过来,由行者乐队演唱的老歌,也是鬼脸乐队当年非常喜欢演唱的一首歌曲。

    但是行者乐队当年唱粤语版居多,而鬼脸乐队更喜欢唱国语版。

    “天地间任我展翅高飞,谁说那是天真的预言”

    “风中挥舞狂乱的双手,写下灿烂的诗篇”

    “不管有多么疲倦”

    “潮来潮往世界多变迁”

    “迎接光辉岁月”

    “为它一生奉献!”

    唱完光辉岁月,彭斯璋又与歌迷们互动了几句,然后说:“可能今天有很多歌迷,会关心一件事:电影里的陈帆大哥,有没有来到现场,有没有见证这场迟来的演唱会。”

    “恩,他来了!”说到这,彭斯璋指向最前排。

    而灯光和摄像机也适时地给了过去。

    大屏幕上给出了陈帆的镜头。

    陈帆坐在轮椅里,旁边有他的妻子和孩子。

    他注意到自己的形象出现在大屏幕上,便勉强笑着挥了挥手。

    “想说话么?要不要对大家说几句。”彭斯璋问。

    陈帆笑着摆摆手,说了句什么。

    这时有工作人员递去一个话筒,陈帆的妻子接了过去,站起来大声说:“他说他现在只想听歌。”

    陈帆嘴皮子又动了动。

    他妻子抹了抹眼角,笑道:“他说,你们别再收着了,把真本事拿出来吧。”

    彭斯璋道:“那接下来,就唱你最喜欢的歌吧。”

    熟悉的旋律响起后,不少现场歌迷开始不由自主地跟着摆动。

    听到这样一首音乐,哪怕你已经是身为中年,被油盐酱醋淹没,被工作、被孩子的作业、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

    你仍然会激动,心脏会加速跳动,肾上腺会加速分泌。

    这就不是一首能安安静静地停下去的歌曲。

    这是一首能让心如死灰的人也重新燃烧的歌曲。

    “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知相互琢磨。大家一起来!”彭斯璋声嘶力竭地吼道。

    这首歌从一开始他就吼着!

    现场歌迷们也跟着唱道:“人潮人海中,是你是我,装作正派面带笑容。”

    或许一位歌迷,他没什么声乐技巧,嗓音也不好听。

    但是数万歌迷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就形成了这首歌最有气势的版本!

    “不必过分多说,你自己清楚。”

    “你我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不必在乎许多,更不必难过,终究有一天你会明白我!”唱到这,彭斯璋拔出话筒,一脚踢翻了话筒架。

    现场的气氛燃到了顶点!

    而邹国勇和杜采歌,也对着各自面前的话筒,加入了合唱。

    董文宾撇撇嘴,他也想唱啊……可他还是得维持人设。

    数台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了现场的一切。

    现场的片段,将被杜采歌的巧手剪辑,添加到“老男孩导演剪辑最终版”里面去。

      <code id='a9f6c'></code><style id='089d0'></style>
    • <acronym id='6aaf7'></acronym>
      <center id='8923c'><center id='5be6c'><tfoot id='07471'></tfoot></center><abbr id='6ed0e'><dir id='6c595'><tfoot id='d5c1b'></tfoot><noframes id='5cb7a'>

    • <optgroup id='2c459'><strike id='a32bf'><sup id='50381'></sup></strike><code id='7b526'></code></optgroup>
        1. <b id='465c5'><label id='b6e2a'><select id='eaddd'><dt id='1d442'><span id='5f9f7'></span></dt></select></label></b><u id='b93cf'></u>
          <i id='137bd'><strike id='f7753'><tt id='87bdf'><pre id='f441e'></pre></tt></strike></i>

              <code id='4019b'></code><style id='dfbc3'></style>
            • <acronym id='887e0'></acronym>
              <center id='8ef95'><center id='747e0'><tfoot id='28f0f'></tfoot></center><abbr id='a6820'><dir id='dc015'><tfoot id='bb348'></tfoot><noframes id='be083'>

            • <optgroup id='97d6d'><strike id='6858d'><sup id='d8c85'></sup></strike><code id='913fd'></code></optgroup>
                1. <b id='ba818'><label id='18877'><select id='30feb'><dt id='ab02c'><span id='9dcbf'></span></dt></select></label></b><u id='0278c'></u>
                  <i id='1d824'><strike id='5904b'><tt id='5b86c'><pre id='36743'></pre></tt></strike></i>

                      <code id='9412d'></code><style id='fd73f'></style>
                    • <acronym id='e8a4e'></acronym>
                      <center id='837b2'><center id='1de82'><tfoot id='db96a'></tfoot></center><abbr id='0180b'><dir id='c45b8'><tfoot id='733f7'></tfoot><noframes id='62648'>

                    • <optgroup id='716c7'><strike id='3ffb6'><sup id='e93db'></sup></strike><code id='9d303'></code></optgroup>
                        1. <b id='9677e'><label id='15009'><select id='14007'><dt id='caec4'><span id='cc921'></span></dt></select></label></b><u id='d7e5b'></u>
                          <i id='bf202'><strike id='1d9b3'><tt id='5c62a'><pre id='3193e'></pre></tt></strike></i>